魏志永保险网

泰康人寿
保险岛钻石顾问

扫一扫二维码
查看微站

首页>保险资讯>全球老龄化问题催生养老金改革

全球老龄化问题催生养老金改革

2019-09-22 12:45:58 分类:养老险    

  据央视网消息,当地时间5月28日,荷兰公交系统遇到大规模停工,此次停工将持续24小时,全荷兰境内几乎所有火车、电车、地铁、公交,以及渡船都停运。为了保证旅客能顺利往返阿姆斯特丹城区和史基浦机场,阿姆斯特丹法院裁定28日当天需保证每小时有四班列车往返城区与机场,尽管如此,许多旅客仍受到影响,因此机场建议旅客提前出门或者改期。据了解,此次停工的目的是为了阻止延长退休年龄。

  提高退休年龄引不满

  为了争取停止延长国家养老金的退休年龄,5月28至29日,荷兰阿姆斯特丹、鹿特丹、海牙三城公交司机以及部分行业的雇员连续停工两天抗议养老金改革。此次停工给政府、雇主代表和工会带来巨大压力,迫使他们拿出解决该国隐现的退休困境的方案。“我们需要在7月1日之前达成协议,暂时将退休年龄锁定在66岁零4个月。否则,我们可能面临数年的重新谈判。”养老金联合会总干事杰拉德·里曼表示。

  “外国专家都不明白,为啥全世界人都在羡慕荷兰,可荷兰人自己却还是不满意。”荷兰退休养老金专家马克·希姆斯克猜测问题出在退休金系统参与者的感觉上。他表示,退休金系统无法得到保障或不再随着通货膨胀率上升,或退休金被削减,人们会丧失对该系统的信任度。

  当前,荷兰的国家养老金,仰仗当下劳动人口的个人所得税作为投资基金,投资的回报用于支付基本国家养老金。但随着人口老龄化日趋严重,劳动人口逐年下降,可退休人口寿命也在不断延长,领取国家养老金的年限越来越长,相应消耗的投资回报也就越多。年轻人必须加倍工作,以便保证政府有足够的资金来支付最基本的国家养老金。

  为此,荷兰政府开始逐年提升退休和领取国家养老金的年龄,目前定为66岁零4个月。政府计划采取分阶段的方法,逐步提高退休年龄,到2020年1月1日提高至66岁零7个月,2021年将上升到67岁。对此,荷兰工会希望,未来几年内将员工退休年龄冻结在66岁。同时希望废除提早退休会被罚的制度,并让个体户能够更容易地建立退休金制度。早在今年3月18日,阿姆斯特丹、鹿特丹和海牙三大城市的公共交通雇员在当天早上6:00-7:06举行了66分钟的罢工。最终结果为工人胜利,然而,当时的协议仅仅是押后处理,并无实质性进展,这也使得双方矛盾再次升级。

  根据道富银行去年进行的一项调查显示,近三分之二的荷兰公民对自己能否如愿退休或维持退休后的生活水平没有信心。荷兰的工人也倾向于大大低估他们未来的养老金支出,认为他们只能用目前收入的三分之一勉强度日。

  据欧洲投资与养老体金网最新消息,荷兰3个主要工会已同意就养老金制度改革恢复谈判。根据计划将于明年实施安排,职业固定收益养老金将由固定缴款计划取代,在固定缴款计划下,退休收入将取决于个人在工作期间积累的储蓄。新协议指出,减缓提升领取国家养老金的年龄。在未来2年,领取国家养老金年龄将不再增长,重体力劳动者也有可能选择提早退休。到2024年,领取国家养老金年龄将逐步提高到67岁。三方还将会进行调查,未来,领取国家养老金的年龄是否可以与45年工龄挂钩。

  荷兰内阁表示,为减缓领取国家养老金年龄做好准备,未来几年会准备40亿欧元。然而,改革也意味着,个人储户将承担更多退休后养老金不足的风险。

  拥有世界“最强养老体系”

  根据墨尔本美世全球养老金指数显示,2018年,荷兰成功击败连续6年蝉联第一的北欧国家丹麦,一举拿下养老金体系排名全球第一的桂冠。荷兰和丹麦得分分别为80.3和80.2,获得了A级评分,这是仅有的总分超过80分的两个国家,这也意味着他们拥有世界顶级的退休收入体系,并且对未来的老龄化问题做了充分的准备。2018年排名前十位的国家为:荷兰、丹麦、芬兰、澳大利亚、瑞典、挪威、新加坡、智利、新西兰、加拿大。

  荷兰国家养老金是以当下劳动人口的个人所得税作为投资基金,投资的回报用于支付基本国家养老金。当前,荷兰的养老金分三种:国家养老金、雇员养老金和私人养老金计划。国家养老金,是人人平等的“福利制度”。1957年生效的法律AlgemeneOuderdomswe(AOW)规定,在荷兰生活或工作过的65岁以上退休人群均有权领取国家养老金。对于15岁以后来到荷兰的移民,拿到的养老金按照在荷兰的居住时间长短累计,时间越短,养老金越少。二是职业养老金,“能者多劳,多劳多得”,是荷兰养老金制度中最大的支柱,具有半强制性。按月从工资中扣除,通过养老保险基金积攒的养老金,雇主往往替雇员支付一部分。三是私人养老金,是对前两个计划的补充,个人可独立购买和管理养老金产品或投资。

  职业养老金是荷兰养老金制度中最大的支柱,是一种半强制性的制度,与具体的行业或公司相关。在缴费模式上,雇主以养老保险名义直接从投保人工资收入中扣除。一般说来,雇主也愿意按照一定的比例帮助员工缴纳保费,因为能够享受税收优惠。

  私人养老金计划是对前两个计划的补充,通过这种方式,个人可独立购买和管理养老金产品或投资。实际上,前两种类型的养老金数额之和通常为退休人员离职前薪水的70%,基本上能够满足退休人员的生活需要。

  养老金联合会总干事杰拉德·里曼希望政府、工会和其他社会合作伙伴尽快达成一项高层协议。目前,大多数荷兰员工也加入了全行业固定收益养老金计划,在该计划中,退休收入基于对终生平均收入的衡量。过去10年,职业养老基金的资产增加了一倍多,达到1.4万亿欧元。但多数大型养老基金的资金比率一直保持在100%至104%之间,因为养老基金必须使用高度保守的贴现率来计算未来负债。里曼说,“这意味着,养老基金未能实现人们所需和预期的退休收入改善。新的养老金协议可以帮助解决这些问题。”

  养老金难题并非一家之痛

  作为最后让步,荷兰内阁已经表示将准备40亿欧元,但是,这笔高额的额外支出从哪里来?一系列的问题都亟待解决。荷兰由于人口的老龄化,越来越多的老年人领取退休金,导致国家财政支出退休金的成本增加,其实,不仅仅是在荷兰,在世界各地,诸如此类的情况也同样困扰着各个国家。此次荷兰工人的停工事件,也给其他国家敲响了警钟:随着退休员工数量的增长,以及全球企业纷纷退出保障退休收入的固定收益计划,如何才能确保养老金体系的可持续性?

  英国《金融时报》表示,荷兰此次事件是对其他国家的一个警告,由于退休员工数量的增长,以及全球企业纷纷退出保障退休收入的固定收益计划,各国正努力确保养老金体系的可持续性。

  美国从2017年末开始,提高了人们可以从社会保障局领取养老金的年龄。美国人原本只需要年满65岁就能足额领取养老金,现在变成了66岁零2个月。而想要提前领取养老金的人,也会面临更大的养老金扣减比例。

  日本政府在去年2月通过了《国家公务员法》的修正案,将政府雇员的退休年龄推迟到了70岁。去年,俄罗斯总统普京宣布将通过渐进式的改革,将男性和女性的退休年龄逐渐推迟到65岁和63岁。瑞典则计划将退休年龄推迟到64岁,以便在未来可以正常发放养老金。

相关资讯